信息通信業70年發展成就綜述丨雄起!自主創新立潮頭

信息發布:總部商務部 創建時間:2019-10-11

   1949年10月1日,在天安門城樓上,毛澤東主席親自按動電鈕,中國第一面五星紅旗冉冉升起,天安門前萬民歡騰的場面已經成為永恒的經典載入史冊。這個電動升旗裝置,傾注了新中國成立初期的通信人——第二電機修配廠職工的心血與智慧。
   70年來,通過學習借鑒、消化吸收、自主創新等一系列步驟,我國通信業科技實力顯著增強,取得了一系列技術創新成果,不僅涌現出一批世界級的制造企業,而且在世界通信前沿科技舞臺上發揮的作用越來越大。在程控、移動、光纖等領域實現了從跟隨跟進、自主研發到擁有國際話語權的躍升。
   程控交換:完美演繹引進、消化吸收、創新三部曲
   從新中國成立初期的修機室、修配廠到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通信生產企業,郵電部諸多工廠在這一時期相繼誕生,并從簡單的修理開始仿制生產,從技術改良到開發中小型設備。1950年到1979年,通過組織技術力量開展“三結合”(工業、科研、運營三個部門聯合)技術攻關、大會戰等方式,郵電制造企業突破了一道道技術難關,打下了我國通信技術開發的堅實基礎,為中國通信業貢獻了106項首創產品,為國家郵電通信建設提供了90%以上的通信設備,支撐了國家通信網的建設,滿足了國民經濟發展的需要。
   但是受制于西方國家的技術封鎖,我國通信設備、通信方式和通信手段均落后于世界先進水平。1980年,中國每百人平均擁有電話不到半部,普及率僅為世界平均水平的十分之一。當時,西方發達國家已經采用了最先進的程控交換技術,而國產的縱橫制設備才剛剛趨于成熟,全國大部分縣以下地區還是人工交換,擁有自動交換設備的城市也主要是步進制和縱橫制。
   面對改革開放的急切呼喚,郵電部按照鄧小平同志關于先把交通通信搞上去的指示以及中央給予的優先發展郵電通信的優惠政策,確定了“國外直接采購-國內合資合作生產-國內自主開發生產”三個層次的通信技術發展戰略,決定重點引進部分急需的整機設備和先進技術。其中,程控交換技術和設備的引進是重中之重。
   在直接采購國外設備階段,西方發達國家的大型跨國公司憑借技術上的代差蜂擁而至。日本的NEC和富士通、美國的朗訊、瑞典的愛立信、德國的西門子等通信產品紛紛搶灘中國市場,形成了我國程控交換機市場的“七國八制”局面。在國外設備壟斷市場的局面下,程控交換機的價格十分昂貴。為了改變這種局面,當時,郵電部做出重要決策——引進程控交換機生產線工程項目。
   經過3年多的艱苦談判,1983年7月30日,上海貝爾電話設備制造有限公司宣告成立,我國程控交換機生產實現了從無到有的突破。
   上海貝爾的探索和實踐,以及積累的知識與經驗、培養的人才隊伍,對于我國自主通信技術的發展起到了重要的帶動作用。經過我國科研人員多年的潛心研究和奮戰,1991年11月,第一臺國產大型數字程控電話交換機——HJD04數字程控交換機在解放軍信息工程學院研制成功,徹底打破了外國程控交換機對中國市場的壟斷。該項研究成果獲1995年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基于技術輻射和后發優勢,中興、華為、大唐相繼在程控交換機技術領域取得突破,由此誕生了國產程控交換機的“巨大中華”。我國程控交換機產業用不到十年的時間,就實現了從引進到自主創新、從國外壟斷受制于人到主要依靠自主產品的轉變躍升。
   1993年7月,在郵電部的領導下,由上海貝爾自主研發的7號信令系統實現了重大突破。
   這項關鍵技術直接關系到通信網絡傳輸信息的準確性、安全性和快速性,對我國通信網的發展有著重要的戰略意義。這一具有國際領先水平的研發突破使得中國第一次能夠在核心通信技術領域制定實施自己的技術標準,使中國的通信大發展成為可能。7號信令系統的自主開發成功,是中國通信行業從引進走向創新的一個重要轉折點,也為中國建設超大規模通信網絡奠定了基礎。基于此,我國建成了世界規模最大的現代化通信網。
   移動通信:從1G空白2G跟隨3G突破到4G同步5G引領
   今天,當人們用手機暢快地體驗移動支付的便捷、共享單車的方便和微信聊天的暢快時,可曾想過我國移動通信發展篳路藍縷、櫛風沐雨的艱辛。
   20世紀80年代第一代模擬移動通信技術(1G)時期,我國移動通信產業遠遠落后于國際水平,基本沒有自主創新能力,處于空白狀態。
   20世紀90年代2G時期,我國采用GSM、CDMA等國外技術標準,逐步開展設備和產品的自主研發。但我國移動通信產業基礎差、實力弱、缺乏自主技術和話語權,我國移動通信產業整體處于“跟隨”狀態。
   2000年5月,我國百年通信史上第一個系統的通信標準TD-SCDMA提案從16個候選方案中脫穎而出,正式成為國際電信聯盟認可的三大國際3G標準之一。從此,中國人登上世界信息通信科技競爭的核心舞臺。中國擁有了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3G標準TD-SCDMA,進而引領本土產業鏈主導了競爭的主動權。國內企業掌握TD標準、系統設備、儀表、芯片、終端等核心技術,進入產業鏈高端環節,實現了歷史性突破。“TD-SCDMA關鍵工程技術研究及產業化應用”因此獲得2013年國家科技進步獎一等獎。
   2005年,我國尚處于3G產業化階段,全球就迎來4G標準的競爭熱潮,我國在4G領域能否爭得一席之地,面臨生死攸關的歷史關口。我國通信行業敏銳抓住換擋超車的歷史機遇,克服技術、產業、組網、測試、組織機制等諸多挑戰,乘瑕攻堅,突破重大核心技術,提出并主導TD-LTE國際標準,實現了全產業鏈的群體突破,并在全球廣泛使用,使我國在4G發展上實現了與世界同步。
   在掌握標準就掌握話語權的時代,TD-LTE對我國信息通信業的意義非同一般。與TD-SCDMA標準不同,TD-LTE不僅具有我國自主的關鍵技術,而且在標準設定之初就以國際化的視野實現與國際主流技術的融合,不僅吸引全球更多的企業共同推進TD-LTE產業發展,而且也為中國的通信企業發揮既有優勢以提升國際競爭力帶來重要機遇。正是因為有了TD-LTE,我國移動通信產業才得以實現了“4G同步”的跨越。2017年1月9日,“第四代移動通信系統(TD-LTE)關鍵技術與應用”項目榮獲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特等獎。
   善弈者謀勢。在TD-LTE創新歷程中,我國通信業積淀的技術經驗、人才資源、合作理念、市場優勢以及產業自信,為中國引領5G奠定了堅實基礎。我國全面開展5G技術研發,與國際企業和科研機構開展廣泛合作,對全球5G標準做出了應有貢獻。經歷了3G與4G的繁榮發展和蓄勢發力,我國信息通信業正疾步走在5G創新的大道上。
   光纖通信:勇摘產業皇冠上的明珠
   《科學美國人》雜志曾評價說:“光纖通信是二戰以來最有意義的四大發明之一。如果沒有光纖通信,就不會有今天的互聯網和通信網絡。”
   在70年信息通信業砥礪奮進的創新路上,我國光纖產業不斷致力于光纖核心技術的研發和突破,實現了從光通信大國到光通信強國的蛻變。
   1976年,中國第一根光纖在武漢誕生。40多年間,光纖網絡遍布全球,我國也發展成為全球最大的光纖光纜制造國,年產量占全球產量的50%以上。然而,硬幣的另一面卻是光纖產業被詬病“大而不強”。
   在通信業大發展的同時,國內光纖光纜企業潛心鉆研先進的光纖拉絲技術,自主研發光纖預制棒,摘取了這顆光纖產業“皇冠上的明珠”。2010年,中國光纖預制棒的自給率僅為31.6%,意味著我國光纖光纜行業中近70%的企業完全依賴進口光纖預制棒;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國光纖預制棒的自給率逐年提升,到2016年年底已經接近了80%。與此同時,長飛、烽火、中天科技等光纖光纜制造企業進入光棒第一梯隊。
   在光纖制造技術突破的同時,我國光纖企業始終將創新驅動置于企業發展的核心戰略位置,堅持走自主創新之路不動搖。烽火科技3年之內連破4次光通信傳輸紀錄。2014年,首次實現一根普通標準單模光纖C+L波段100.3Tb/s容量傳輸實驗;2015年,傳輸容量突破200Tb/s;2016年8月,再次刷新光傳輸紀錄,達到400Tb/s;2017年2月,烽火科技在國內首次成功完成560Tb/s超大容量光傳輸系統實驗,能在一根光纖上承載67.5億對人同時通話,這標志著我國在“超大容量、超長距離、超高速率”光通信系統研究領域實現全球領先。
   70年來,我國信息通信業走過了一條艱辛而又精彩的自主創新之路。關鍵技術不斷取得突破,核心專利申請量逐年升高,越來越多的標準開始說“中國話”。歷史可以啟迪未來,只有矢志不渝地堅持走自主創新之路,我們才能在全球信息通信的戰略核心地帶擁有更多話語權,才能給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增添強勁動力。


国产精品高清视频免费